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會員服務 > 理論實務

非法拘禁中強行轉走被害人支付寶賬戶錢款構成何罪

日期:2019-05-28    作者:涂新武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一個行為被評價為犯罪,必須具備三個基本特征:該行為是一種嚴重危害社會的行為,具有嚴重危害性;該行為是一種觸犯刑事法律規范的行為,具有刑事違法性;該行為是一種應當受到刑罰處罰的行為,具有應受處罰性。2019年1月3日,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個案例,被告人李某以陳某欠錢未還為由,邀約被告人張某、王某、劉某(均成年)將陳某及與陳某同行的第三人周某強行帶至某賓館房間關押兩天,后陳某借機逃脫。4名被告人對周某實施毆打并強迫周某下跪,致周某軟組織損傷、口鼻流血,構成輕微傷。期間,劉某借口毆打周某時手機屏受損,逼迫周某解除密碼,強行從周某支付寶賬戶轉走1000元,4名被告人將錢款瓜分。陳某報警,遂案發。本案被告人強行從被害人支付寶賬戶轉走1000元的行為符合上述三個特征,構成犯罪毋庸置疑。但是,判定被告人的行為具體構成何罪,則應從犯罪構成理論出發進行分析, 筆者認為,被告人的行為具備搶劫罪的構成要件,不具備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

  1.從犯罪客體看

  搶劫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當場使用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行立即奪取公私財物的行為。搶劫罪侵犯的客體為復雜客體,即不僅侵犯了公私財產的所有權,同時也侵犯了被害人的人身權利。因此,搶劫罪被認為是最嚴重的侵犯財產的犯罪。侵犯雙重客體,是構成搶劫罪的一個必備要件,也是本罪區別于其他侵犯財產犯罪和一般侵犯人身權利犯罪的重要標志。由于搶劫罪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搶劫財物,侵犯人身權利只是其實現犯罪目的而使用的一種手段,故《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將搶劫罪規定在侵犯財產罪一章中。本案被告人在將與其無任何關聯的被害人非法拘禁后實施毆打、罰跪,并強行轉走被害人支付寶賬戶錢款的行為,侵犯的正是財產和人身雙重客體。犯罪行為直接指向被害人的財產所有權,毆打行為致被害人輕微傷只是其劫取財物的手段,符合搶劫罪的客體要求。

  而尋釁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場所無事生非,起哄鬧事,隨意毆打、追逐、攔截、辱罵他人,強拿硬要,任意毀損、占用公共財物、破壞公共秩序,情節惡劣或者情節嚴重、后果嚴重的行為。尋釁滋事罪侵犯的客體是公共秩序,即公共場所秩序和生活中人們應當遵守的共同準則。尋釁滋事罪雖然也會給公民的人身或者公私財產造成損害,但一般而言其侵犯的并不是特定的人身或者公私財產,而主要是指向公共秩序,向整個社會挑戰,蔑視社會主義道德和法制。因此刑法將尋釁滋事罪規定在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一章中。本案被告人在非法拘禁過程中強行轉走被害人支付寶賬戶1000元,侵犯的是被害人的財產所有權,并未侵犯公共秩序,不符合尋釁滋事罪客體要求。

  2.從犯罪客觀方面看

  搶劫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對公私財物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持有人當場使用暴力、脅迫或者其他對人身實施強制的方法,立即搶走財物或者迫使被害人交出財物的行為。其中“暴力”包括毆打、傷害、捆綁、禁閉等足以危及被害人身體健康或者生命安全的方式,用以排除被害人的抵抗,從而搶走財物或者迫使被害人交出財物。這種當場對被害人身體實施強制的犯罪手段是搶劫罪的本質特征。本案被告人將被害人關押在賓館房間時間長達兩天,期間對其實施毆打并罰跪,致其輕微傷。此時,被害人人身和精神都處于被強制狀態,已經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只能任人宰割。被告人正是利用這種強制逼迫被害人解除密碼,強行從被害人支付寶賬戶轉走1000元,并將錢款瓜分,符合搶劫罪客觀方面的要求。

  而尋釁滋事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在公共場所無事生非,起哄鬧事,毆打傷害無辜,蓄意挑釁,橫行霸道,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本案被告人實施犯罪的地點并非公共場所,而是密閉空間;其行為也并不為外界所知曉,達不到斗狠、耍威風的目的;其行為方式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列舉的以蠻不講理的流氓手段,強行索要市場、商店的商品及他人財物的“強拿硬要”方式完全不同,不符合尋釁滋事罪客觀方面的特征。

  3.從犯罪主體看

  搶劫罪與尋釁滋事罪的主體都是一般主體。區別在于搶劫罪的主體是年滿14周歲、具備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而尋釁滋事罪的主體是年滿16周歲、具備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本案被告人均已成年,主體不是爭議焦點。

  4.從犯罪主觀方面看

  搶劫罪與尋釁滋事罪在主觀方面都是故意,但二者犯罪目的和動機明顯不同。搶劫罪以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為目的,犯罪動機五花八門。本案被告人逼迫被害人解除密碼,強行從被害人支付寶賬戶轉走1000元,劫財目的十分明確。而尋釁滋事罪以破壞社會秩序為目的,以滿足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者不健康的心理需求為動因。本案被告人的行為顯然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故意內容。

  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中規定:“對于未成年人使用或者威脅使用輕微暴力強搶少量財物的行為,一般不宜以搶劫罪定罪處罰。其行為符合尋釁滋事罪特征的,可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但本案被告人不符合適用本規定的相關條件。一是本案被告人均已成年,不屬于未成年人;二是本案被告人在非法拘禁過程中,對被害人實施毆打并罰跪,致被害人輕微傷,不屬于使用或者威脅使用輕微暴力;三是本案被告人強行從被害人支付寶賬戶轉走1000元,不屬于強搶少量財物。

  綜上,本案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尋釁滋事罪,應以搶劫罪對其定罪處罰。

  (作者系湖北省漢江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任务多网赚平台app 依兰县| 抚远县| 新河县| 德安县| 海阳市| 顺昌县| 高要市| 天长市| 汝南县| 玉门市| 耿马| 隆化县| 修水县| 富源县| 北碚区| 包头市| 安远县| 景泰县| 沭阳县| 康定县| 封开县| 广元市| 南京市| 东乡县| 平乡县| 阳东县| 习水县| 漠河县| 上虞市| 武邑县| 沙田区| 灵台县| 斗六市| 满城县| 溧水县| 乌恰县| 九台市| 乌恰县| 托里县| 南涧| 平山县| 邮箱| 仙桃市| 筠连县| 专栏| 清原| 黄山市| 高青县| 平武县| 成武县| 翁牛特旗| 绥化市| 民乐县| 岗巴县| 蕲春县| 广丰县| 铜山县| 峨眉山市| 合阳县| 天台县| 陵水| 内黄县| 曲靖市| 班玛县| 龙海市| 徐水县| 洪江市| 沙坪坝区| 吕梁市| 九寨沟县| 本溪| 甘泉县| 汝城县| 通山县| 塘沽区| 赣州市| 日喀则市| 海淀区| 迁安市| 万源市| 岑巩县| 涞水县| 普定县| 阿克苏市| 洪洞县| 拉萨市| 昌乐县| 翁源县| 东明县| 惠安县| 银川市| 海丰县| 温宿县| 无极县| 象州县| 宜丰县| 阿拉善盟| 铁力市| 华蓥市| 镇远县| 襄汾县| 吉安市| 固始县| 桂阳县| 鹤壁市| 凤庆县| 吉首市| 色达县| 曲阜市| 探索| 密云县| 岗巴县| 澄迈县| 秦皇岛市| 历史| 健康| 寿阳县| 柘荣县| 沛县| 长顺县| 万年县| 陆河县| 苏尼特左旗| 辉县市| 洛扎县| 南安市| 南皮县| 崇阳县| 榆社县| 桐乡市| 石棉县| 鄂托克前旗| 长沙县| 揭阳市| 剑河县| 阆中市| 平邑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