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眾服務 > 以案釋法

吸毒致幻后持刀攔乘汽車、恐嚇駕駛人員行為的定性

——浙江臺州中院判決林作明尋釁滋事案

日期:2019-05-28    作者:辦公室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裁判要旨

  吸毒致幻后持刀攔乘汽車、恐嚇駕駛人員行為的定性,應從犯罪構成要件、相當的社會危害性以及罪刑相適應原則三個方面綜合考慮,在不構成劫持汽車罪的情形下,仍可考慮適用尋釁滋事罪予以評價。

  案情

  2017年7月11日15時許,被告人林作明吸食毒品后在浙江省玉環市楚門鎮楚柚南路無故手持菜刀將被害人洪霜的背部砍傷,并將上前勸阻的被害人張正根的頭部砍傷。事后,林作明手持兩把菜刀步行至楚門鎮龍王村村部附近時見被害人李昆坐在路邊玩手機,其又無故持菜刀將李昆的臉部砍傷,致李昆輕微傷。作案后,林作明在楚門鎮龍王村紅綠燈處攔乘被害人黃恒飛的私家轎車,并持刀威脅黃恒飛往玉環市玉城街道方向行駛,行駛過程中林作明不斷要求被害人黃恒飛超速行駛和超車。黃恒飛的轎車行駛至玉環市白巖村紅綠燈時,林作明下車往玉環市玉城街道方向步行,后又持刀搭乘董西亮的轎車開往玉環市公安局主動投案。林作明案發時患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精神障礙為緩解期,暫不評定其刑事責任能力。案發后,林作明家屬賠償了被害人李昆的經濟損失,并取得諒解。

  裁判

  浙江省玉環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林作明公然藐視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德,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以暴力、脅迫等方式劫持汽車,其行為已分別構成尋釁滋事罪、劫持汽車罪,分別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以劫持汽車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一審宣判后,被告人林作明上訴稱原判認定其犯劫持汽車罪不當。

  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林作明公然藐視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德,吸食毒品并為發泄情緒,持刀隨意毆打他人,并隨意攔乘汽車、恐嚇駕駛人員,破壞社會秩序,情節惡劣,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原判將其攔乘汽車、恐嚇駕駛人員的滋事行為以劫持汽車定性不當,對該節事實應以尋釁滋事定罪處罰。據此作出改判,以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評析

  本案的主要爭議:一種意見認為被告人吸毒致幻后持刀攔乘汽車、恐嚇駕駛人員的行為構成劫持汽車罪。

  另一種意見認為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劫持汽車罪的犯罪構成,也未達到相當嚴重的社會危害性,應以尋釁滋事罪予以定罪處罰。筆者贊同第二種意見,認為本案被告人的行為不宜認定為劫持汽車罪,應認定為尋釁滋事罪。

  1.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劫持汽車罪的犯罪構成

  根據我國刑法規定,劫持汽車罪是指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劫持汽車的行為。本罪侵犯的客體是公共安全,主要是指汽車的交通運輸安全和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及財產安全。本罪客觀方面表現為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劫持汽車的行為。其中“暴力”是對車輛駕駛人員等人實施不法有形力,并達到足以抑制其反抗的程度;“脅迫”是對車輛駕駛人員等人實施精神恐嚇或強制,足以抑制其反抗的程度;“其他方法”是指與暴力、脅迫性質相當,使得車輛駕駛人員等人不能反抗、不敢反抗或者不知反抗的方法。“劫持”主要表現為行為人直接駕駛汽車或者強迫駕駛人員按照自己的意志駕駛,從而控制汽車的行使路線、速度等。從本案來看,被告人林作明攔乘被害人黃恒飛私家轎車,乘坐不到十分鐘即自動下車,其是為趕往公安局求搭載一段路,而非出于犯罪之目的而攔乘。同時,其在車上持刀只是加重對被害人實施言語威脅的分量,亦未采用持刀傷害被害人或爭奪汽車之激烈行為,更沒有使受害人失去對車輛的控制。因此,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劫持汽車罪的犯罪構成。

  2.被告人的行為尚未達到相當嚴重的社會危害性

  犯罪成立既要符合刑法分則對犯罪構成要件的規定,同時也要符合刑法總則對犯罪的定義。本罪雖然是抽象的危險犯,但司法實踐中,還應當把握該行為是否具有相當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即是否危害公共安全。就本罪而言,一是從道路上不特定人員來看,如果車輛在行使過程中造成交通秩序混亂導致不特定人員傷亡的危險或者因車輛在行使過程中造成不特定人員傷亡的結果,都可以認定為危害公共安全。二是從車輛上不特定人員來看,如果對車輛上的不特定人員造成傷亡的危險或者結果,也可以認定為危害公共安全。就本案而言,被告人威逼被害人超速行駛的行為,沒有導致黃恒飛發生超速等違章駕駛情況,不足以危及道路上不特定人員的公共安全,且其攔乘的是只有駕駛員黃恒飛一人的私家轎車,也不具備危及車上不特定多人的生命安全。因此,被告人的行為尚未達到相當嚴重的社會危害性。

  3.被告人的行為如果認定為劫持汽車罪有悖于罪責刑相適應原則

  我國刑法對劫持汽車罪的量刑起點規定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造成嚴重后果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本案被告人未使用嚴重的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控制汽車,也未危害到公共安全。倘若對被告人的行為以劫持汽車罪這一重罪進行處罰,不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亦與刑法謙抑、審慎原則相悖。

  綜上,被告人持刀攔乘汽車、恐嚇駕駛人員,是吸食毒品后情緒發泄體現出的滋事特性,是其前述隨意毆打他人尋釁滋事行為的延續,符合“兩高”《關于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中持兇器恐嚇他人的行為,故可以依照尋釁滋事犯罪予以定罪處罰。

  本案案號:(2017)浙1021刑初715號,(2018)浙10刑終114號

  案例編寫人: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王永興 盧 茜
任务多网赚平台app 沈丘县| 山丹县| 繁峙县| 商城县| 廉江市| 应用必备| 吉首市| 日照市| 蚌埠市| 北辰区| 潢川县| 洪泽县| 济阳县| 喀喇沁旗| 平舆县| 贡嘎县| 阜宁县| 平邑县| 无极县| 永川市| 汉源县| 洞头县| 宾阳县| 营口市| 洞头县| 贡山| 互助| 泰兴市| 卫辉市| 盐边县| 台前县| 红桥区| 嘉鱼县| 辽源市| 武冈市| 山阳县| 江孜县| 乌兰察布市| 新龙县| 玉溪市| 锡林浩特市| 海门市| 佛山市| 万载县| 留坝县| 明溪县| 紫云| 集贤县| 铁岭市| 苍南县| 华宁县| 池州市| 呼和浩特市| 泾川县| 内丘县| 沂水县| 崇文区| 贵州省| 罗定市| 陕西省| 泸州市| 武川县| 德令哈市| 唐河县| 丰县| 咸丰县| 惠州市| 鄂托克旗| 绥宁县| 涿鹿县| 南汇区| 波密县| 鄯善县| 宝清县| 定边县| 灵武市| 台东县| 岗巴县| 石河子市| 三原县| 永济市| 莲花县| 东兰县| 黄石市| 岳阳县| 南漳县| 望江县| 淮北市| 庐江县| 林甸县| 灵丘县| 西乡县| 康马县| 景洪市| 门头沟区| 冕宁县| 沛县| 仁布县| 徐水县| 东乌珠穆沁旗| 宣汉县| 云霄县| 桂阳县| 会宁县| 桐乡市| 新竹县| 玉龙| 花莲县| 仙桃市| 东丽区| 大新县| 平舆县| 博湖县| 雷山县| 炉霍县| 白山市| 小金县| 新干县| 灵丘县| 渑池县| 章丘市| 云安县| 伊金霍洛旗| 濮阳县| 奉化市| 内乡县| 福鼎市| 灵丘县| 华阴市| 磴口县| 安陆市| 黔西| 云南省| 郸城县| 衡水市| 天祝| 湛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