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眾服務 > 以案釋法

對前罪判決宣告以前發現的漏罪不實行數罪并罰

——廣東潮州中院裁定莊某俊盜竊案

日期:2019-05-28    作者:辦公室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裁判要旨

  在前罪判決宣告以前發現的漏罪,不符合刑法第七十條關于對漏罪實行數罪并罰的條件,應當單獨就漏罪進行定罪處罰。

  案情

  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被告人莊某俊先后在廣東省饒平縣黃岡鎮入戶盜竊作案共5宗,盜得贓款物共值人民幣11700元。2017年1月,饒平縣公安局經立案偵查后發現莊某俊有實施上述盜竊作案的嫌疑,但因無法確定莊某俊的具體去向而無法將其抓獲歸案。

  2017年9月20日,莊某俊因犯盜竊罪被廣東省汕頭市金平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被送往廣東河源監獄服刑。

  2018年4月,饒平縣公安局經偵查獲悉莊某俊在河源監獄服刑。同年7月4日,莊某俊刑滿釋放。同日,莊某俊因涉嫌犯盜竊罪被饒平縣公安局刑事拘留。

  裁判

  廣東省饒平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莊某俊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多次入戶竊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應依法予以懲處。莊某俊前因故意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在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故意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是累犯,依法應當從重處罰。鑒于莊某俊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予以從輕處罰。依照刑法有關條款之規定,判決被告人莊某俊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8000元。

  宣判后,莊某俊不服,以原審判決對其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

  廣東省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定罪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莊某俊的上訴意見經查不能成立,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于2019年3月4日裁定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關于對被告人莊某俊的漏罪能否實行數罪并罰的問題,存在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應當將漏罪判處的刑罰和前罪原判的刑罰按照刑法第七十條和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實行數罪并罰。

  第二種意見認為,由于莊某俊漏罪被發現的時間是在前罪判決宣告之前,而不是在前罪判決宣告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以前,不符合認定漏罪的條件,因此對莊某俊的漏罪應單獨進行處罰,不實行數罪并罰。

  法院采納了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數罪并罰是指人民法院對行為人所犯數罪分別進行定罪處罰后,根據法律所規定的并罰原則和方法,最終決定應當執行的刑罰。

  我國刑法第七十條規定:“判決宣告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以前,發現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決宣告以前還有其他罪沒有判決的,應當對新發現的罪作出判決,把前后兩個判決所判處的刑罰,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執行的刑罰。已經執行的刑罰,應當計算在新判決決定的刑期以內。”從該條的立法原意看,司法實踐中認定漏罪并實行數罪并罰必須同時符合以下三個條件:1.從實施時間看,漏罪在前罪判決宣告之前就已實施。2.從發現的時間看,漏罪是在前罪“判決宣告并發生法律效力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以前”被發現。需要強調的是,此處的“發現”時間是指公安機關通過偵查等方式明確或鎖定犯罪嫌疑人的時間或法院受理自訴案件的時間。3.漏罪必須尚未超過刑法規定的追訴時效。

  由上可見,從發現漏罪的時間看,對漏罪實行數罪并罰的時間限制應當是“判決宣告并發生法律效力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以前”,而不包括以下情形:1.在前罪刑罰執行完畢以后才發現的漏罪。2.在前罪判決宣告以前發現的漏罪。對于后兩種情形,應當依法單獨對漏罪進行定罪處罰,而不實行數罪并罰。之所以作此處理,是因為這兩種情形下漏罪的產生,均源于行為人在歸案后沒有如實向司法機關交代自己的所有罪行,沒有徹底認罪悔罪,因此對于這種心存僥幸、主觀惡性較深的犯罪分子,應通過單獨進行定罪處罰予以懲處,而不應讓其享有通過數罪并罰進行“先并后減”后所帶來的訴訟利益。鑒于發現漏罪的時間節點事關能否對漏罪進行數罪并罰,因此對此應予重點審查。司法實踐中,法院在決定是否對漏罪與原判認定之罪實行數罪并罰時,應當首先審查漏罪發現的時間是否在“判決宣告并發生法律效力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以前”。

  本案中,莊某俊因在饒平縣實施盜竊作案而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并確定為犯罪嫌疑人的時間為2017年1月,而其因前罪被汕頭市金平區人民法院判決宣告時間為2017年9月20日。從發現的時間節點看,莊某俊實施本案罪行的時間雖在前罪判決宣告之前,但由于其漏罪被發現的時間(2017年1月)亦在前罪判決宣告(2017年9月)之前,明顯不符合認定漏罪并實行數罪并罰的第二個要件。因此,法院對莊某俊的漏罪不實行數罪并罰,而是單獨進行定罪處罰是正確的。

  本案案號:(2018)粵5122刑初297號,(2019)粵51刑終25號

  案例編寫人:廣東省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江瑾
任务多网赚平台app 黄梅县| 奉新县| 高碑店市| 基隆市| 长子县| 柯坪县| 宽甸| 德化县| 亳州市| 凤凰县| 呼伦贝尔市| 北流市| 宜黄县| 奉节县| 广西| 田东县| 武汉市| 东辽县| 乃东县| 武平县| 上杭县| 雅江县| 平遥县| 琼海市| 沾益县| 新巴尔虎左旗| 建始县| 凤冈县| 加查县| 阳山县| 望江县| 东辽县| 清丰县| 阿拉善盟| 长宁区| 东海县| 银川市| 丰镇市| 木兰县| 富蕴县| 衡南县| 澄城县| 循化| 清原| 通州区| 云南省| 清镇市| 鸡泽县| 怀远县| 盐山县| 新密市| 鱼台县| 额尔古纳市| 二连浩特市| 长泰县| 乌恰县| 建昌县| 神农架林区| 滦南县| 兴仁县| 奇台县| 绍兴市| 芜湖县| 陆良县| 镇雄县| 清镇市| 泰州市| 田东县| 色达县| 乳源| 碌曲县| 油尖旺区| 谢通门县| 朝阳区| 南通市| 平昌县| 庄浪县| 德庆县| 孝昌县| 贵港市| 白河县| 乌鲁木齐县| 新营市| 广宁县| 龙南县| 彭山县| 康乐县| 沽源县| 长阳| 汕头市| 西峡县| 丹东市| 左贡县| 长泰县| 信阳市| 龙江县| 镇雄县| 怀远县| 盘锦市| 恭城| 商水县| 南平市| 天柱县| 池州市| 吴旗县| 易门县| 根河市| 定边县| 东阿县| 昂仁县| 皮山县| 平乡县| 陈巴尔虎旗| 水城县| 略阳县| 许昌县| 来安县| 化德县| 富顺县| 麻阳| 历史| 靖宇县| 武城县| 怀远县| 武威市| 无为县| 铜川市| 华宁县| 揭阳市| 南涧| 江都市| 桓台县| 淮安市| 无棣县| 乡城县| 防城港市| 米易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