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眾服務 > 以案釋法

“慈善”偽裝下的傳銷真面目

日期:2019-05-28    作者:李潔 趙云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導讀

  “善心匯”是一個披著“慈善”外衣的非法傳銷組織。它打著“扶貧濟困、均富共生”的幌子,以高收益為誘餌,采取“拉人頭”的方式發展會員,攫取暴利。日前,浙江省溫嶺市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該傳銷組織會員孫某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1.2萬元。

  理發店里推薦“善種子”

  溫嶺市城東街道山凰村一家理發店,老板娘孫某總是向顧客推薦一個叫“善心匯”的平臺,如果投資的話,既可以扶貧濟困,又可以取得可觀收益。聽了孫某的介紹,很多人往里面投了錢,李女士、朱小姐就是其中的兩位。李女士將身份證給了孫某,幾次投資下來,李女士就賺了6000多元。一下子賺到了800元后,朱小姐開始將“善心匯”介紹給身邊的親朋好友。

  2016年6月,孫某在一個四川人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善心匯”的內容。當時,她虧錢欠債,感覺加入“善心匯”就能賺錢了,就加入了進去。

  通過公司發送的鏈接,孫某對“善心匯”有了更深的了解。“善心匯”全名為深圳市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2013年起,公司將總部分別設在廣東省深圳市及海南省三亞市,法定代表人為張天明,打著“扶貧濟困、均富共生”的口號,聲稱做了大量的扶貧幫困的具體工作,累計公益慈善救助捐款數千萬元。

  孫某還了解到,公司涉及的產業很多,包括投資、餐飲、商城、旅游、醫療等。

  “善心匯”內設善種子、善心幣、善金幣,其中善種子用于會員激活,善心幣用于掛單,善金幣用于商場購物。該平臺還在自己的網站上設置了會員管理系統,要求參加者以人民幣300元的價格購買一顆“善種子”獲得會員資格,并按照一定的順序組成層級,以發展的下線人數為獎勵依據作為個人管理獎(由下線完成資助的返利百分比得出,一部分給管理錢包,一部分給善金幣),同時通過會員之間的“贈予”與“受助”以及向下線轉售“善種子”“善心幣”,利用差價實現獲利。

  孫某一開始注冊就是通過這位四川人辦妥的,花了300元向他購買了一顆善種子,成為了“善心匯”的會員。根據布施、受助金額的不同,“善心匯”里分為特困社區、貧困社區、小康社區、富人社區和德善社區。其中,貧困社區的金額為1000至3000元,小康社區是1萬至3萬元,孫某做的就是這兩個社區。

  孫某說,貧困社區的收益率為30%,也就是說她布施1000元,就會返還1300元,一般時間為15至20天,另外布施是需要排隊等待的,一般需要1至10天,布施成功后才會加入到受助隊伍當中去,一直到第七輪后收益率降低為20%;小康社區的收益率為20%,第六輪后收益率降為15%。

  對于孫某來說,“善心匯”的收益來自兩部分:一部分是靜態模式的布施,就是打款給其他會員。會員管理系統會自動匹配多名受助人,其后,孫某就等待其他會員向她布施打款,受助金額是其打款布施金額的100%至150%;另一部分是動態的提成收益。會員每發展一名下線,可以拿到該下線參與靜態投資金額的6%作為獎勵收益,但實際上只能提現3%,其余的3%就會轉為善心幣。

  共發展1422名下線

  孫某采用面對面定點發展的方式,在其理發店里發展顧客。此外,她還通過微信朋友圈來發展下線。

  孫某還建立了“善心匯”的微信群,宣傳“善心匯”的同時,也指導下線操作。

  在一次家庭聚會上,孫某向親戚們提到了“善心匯”。很多親戚覺得不靠譜,都不愿投資。孫某向哥哥借身份證,說一個身份證只能開通一個賬戶購買,她想再開通一個。孫某的哥哥不肯,孫某就向嫂子借。嫂子拍了身份證的照片給她。孫某用嫂子的身份證注冊了一個賬戶,并發展下線。

  孫某稱,她給家人都注冊了“善心匯”的會員,除了嫂子,還有公公、婆婆、丈夫和妹妹等。這些賬號,平時都是她在操作。

  “善心匯”的會員實行升級模式,分別為普通會員、B輪功德主、A輪功德主、C輪服務中心、B輪服務中心、A輪服務中心,會員晉級以發展相應會員人數為條件。

  一段時間后,孫某成為A輪功德主。孫某說,成為A輪功德主的條件是:交納5萬元,直推激活下線會員至少10人。成為A輪功德主后,她購買善種子是打7折的,原價300元/個,她只需花費210元;購買善心幣也是打7折的,原價100元/個,她只需花70元。

  2017年7月,“善心匯”被依法查處。

  經查,2013年5月,張天明等人設立的“善心匯”,以構建“新經濟生態模式”為名,故意歪曲國家“精準扶貧”等有關政策,在互聯網上設立運行“善心匯眾扶互生大系統”,同時以高額回報引誘參與人變相交納門檻費,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返利依據,引誘參與人繼續發展他人參加“善心匯”組織,騙取巨額財物。

  同年7月27日,孫某在溫嶺市城東街道山凰村新鴻運理發店里被警方抓獲。

  經查,孫某本人的賬戶在整個會員網絡中處于第10層,其下級網絡有11層,1422個會員賬號。該賬戶完成了56次贈予,累計281700元;22次受助,累計304300元。

  以孫某嫂子身份證注冊的賬戶屬于普通賬戶,系孫某的下線,在整個會員網絡中處于第12層,其下級網絡有9層,1283個會員賬號。該賬戶共完成18次贈予,累計28300元;17次受助,累計389900元。

  最終,孫某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溫嶺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1.2萬元,追繳沒收違法所得。

  ■新聞觀察

  和“偽慈善”說不

  “善心匯”的會員,自稱是“善粉”。然而,很多人成為“善粉”,不僅僅是為了善,更多的是為了追求高回報。在回報面前,“善粉”們都忽略了這一點:慈善是不求回報的。

  “善心匯”的行騙邏輯本就自相矛盾,所謂“共富神話”其實是一個通過拆東墻補西墻來瞞天過海的“龐氏騙局”,必須依靠持續性的“拉人”來維持。

  “善心匯”被查處后,其創始人張天明坦言,他成立之初就是為了取得個人利益,各種包裝都是為了迷惑大眾,吸引更多人加入。其實他很清楚,“善心匯”平臺遲早會崩盤。迷惑大眾,“善心匯”確實做到了。僅在浙江溫嶺的孫某一個人,就發展了1400多人的下線。

  毫無疑問,“善心匯”就是一種“偽慈善”。近年來,“偽慈善”越來越多,他們打著慈善的名義,謀取的是個人私利。這是對慈善的褻瀆和傷害。

  “偽慈善”最普遍表現的就是以慈善的名義欺詐斂財,而且方式越來越多樣,他們往往用愛心、公益、創新等措辭,借著“互聯網+”的名義行騙。“善心匯”就是這樣用情懷加利益的方式誘惑公眾參與。

  而這種“偽慈善”的存在,使得很多人害怕再次受騙,進而對慈善事業望而卻步。“偽慈善”傷害的不只是真正需要救助的困難群體,還有那些想默默地奉獻愛心的人們。

  “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慈善是好事,是人間一道善良的風景,但“偽慈善”卻會讓真正善良的人們寒心。因此,希望有關部門能加大打擊力度,還慈善事業一片凈土。社會大眾也要擦亮眼睛,識別“偽慈善”的真面目,將善心用在對的地方。
任务多网赚平台app 嘉义市| 靖远县| 周宁县| 彰武县| 健康| 横山县| 宁夏| 肃南| 吴江市| 玉门市| 庆阳市| 谷城县| 浏阳市| 广灵县| 和田县| 宁化县| 清水河县| 宝丰县| 桐乡市| 彭泽县| 聂荣县| 和政县| 张家港市| 扎兰屯市| 兴国县| 泸西县| 沙雅县| 九寨沟县| 白沙| 内乡县| 天气| 蓝山县| 大方县| 得荣县| 德清县| 长汀县| 乐山市| 永寿县| 榕江县| 衡山县| 武冈市| 古交市| 千阳县| 陇川县| 和田县| 台中县| 神农架林区| 铜川市| 内黄县| 耒阳市| 墨脱县| 晋中市| 曲周县| 清河县| 金华市| 牟定县| 禹城市| 内江市| 昆明市| 江口县| 托克逊县| 方山县| 江都市| 巨野县| 姜堰市| 扬中市| 金寨县| 九龙县| 忻城县| 修武县| 晋宁县| 太和县| 南投县| 清新县| 武安市| 义乌市| 革吉县| 金华市| 金平| 崇左市| 彭水| 贵州省| 团风县| 沁水县| 容城县| 惠来县| 鹤山市| 库伦旗| 阳信县| 六安市| 苗栗县| 黔东| 南丰县| 吉水县| 雅安市| 河间市| 丰城市| 绥中县| 淮安市| 义马市| 乌兰县| 绥德县| 高雄市| 壤塘县| 澄迈县| 呼图壁县| 仪征市| 巫溪县| 江安县| 当阳市| 沧源| 革吉县| 周宁县| 黑山县| 长汀县| 怀柔区| 遂溪县| 建湖县| 保山市| 富宁县| 武冈市| 长阳| 蓝田县| 江北区| 桃源县| 龙岩市| 铜陵市| 即墨市| 岫岩| 鹤山市| 葫芦岛市| 个旧市| 来安县| 都兰县| 宜春市| 海淀区| 鄱阳县|